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南钦铁路施工有点难

2018-11-30 18:04:10

南钦铁路施工有点难

【铁路与轨道建设产业】广西钦州属于亚热带地区,梅雨高温几乎统治了四季,山岭海洋几乎圈成围城。水土的不服、蚊虫的叮咬、潮湿的病变令初来咋到的异乡人大有四面楚歌的感觉。中铁十四局集团五公司南钦铁路的建设者,不远千里从山东来到此地建设南钦铁路,真可谓饱经风雨、历经磨难,南北方气候和风俗的反差,自然灾害和施工难题的挑战,将他们爱岗敬业的意志锤炼的更加坚强,如果有人要问南钦铁路施工怎么样,项目部的全体员工会异口同声地回答:南钦铁路有点难。

一、交通难

项目部驻地前不着村、后不挨店,一条连接外界的狭窄拥挤、泥泞颠簸的便道约有2公里才可以到达325国道,325国道一边通往20里外的钦州,一边通往施工工地,而这条两行道的国道,也是车多路窄几乎天天交通堵塞,项目部外出的人都习惯地提前出发,否则会误点、误事。项目部连接外界的施工便道坑坑洼洼,需要经常自费维修,经过的一个村庄需要每月出费洒水除尘,四周无人烟造成的困难数不胜数,项目部轨排队、机运队等四个食堂,需要隔天集中到20多里外的钦州统一买菜,员工有个小病小情需要集中进城,车辆成为连接外界不可缺少的交通工具。尚若有急事回趟老家,赶车倒车需要1整天,往返的路途需要4天半。有的员工老人临终时带走遗憾,见一面的愿望也没有实现,人还在回家的路上就已去世,回家的路太遥远。

二、吃水难

项目部驻地地下水缺乏,建设基地初期组织人工挖井2眼、机械打井2眼90米深均无水源。据当地路过此地的搬迁户介绍,这里地下自古水源缺少,很难找到水源,生活在当地的祖祖辈辈大都靠储存雨水生活。项目部无奈放弃了地下打井的设想,改为连接矿务局引用8里之外的九龙沟河水管道,解决了预制梁生产用水和生活用水的难题。引用九龙沟的河水有些人没有明显反映,有些人难以适应,出现腹泻、腹胀、腹疼、裂脚等症状。从基地搬迁前方施工的大机养队姜副队长介绍,他在基地住了三个月,拉肚子三个月,换了地方的次日没有打针吃药就恢复了自然。用九龙沟河的水洗衣服,白色的衣服会慢慢变黄,更糟糕的是这种河水供应也没有保证,经常停水造成的困难让人感到很无奈,为了不耽误制梁生产,制梁用水只好把雨水引进附近的池塘备用,以确保制梁生产的需要。由于多数人食用从9里外引来的河水没有出现大问题,也就自然而然地习以为常了。

三、住房难

项目部共建设动板房150间,除去多个办公、食堂和库房占用的房子,住宿的仅有100间,随着工程桥面板预制项目的延伸,所需要的劳动力也随之增加,房子还是那些房子,工程就像打篮球进入下半场,建设住房很不合算,人员增加接近60人,项目部采取每间住房由原来的4人增加到8到10人。活动板房隔音和隔热较差,制梁和轨排生产的噪音,让人难以按时入睡,热天时间非常长的热量蒸烤的让人难以承受。广西钦州的热天时间长、温度高,尽管房间安装了空调,高温的时候空调的吹出的风也是热的,许多员工身上的痱子和蚊子、隐翅虫叮咬的重叠在一起,疼痒交织在一起,就像用刑拷打一样的难受。当地风大雨多,每当风雨交加时敲打房顶的噪音让人心燥不安。当地亚热带气候的影响,绝大多数员工比初进场时衰老了许多年岁。皮肤晒黑了,皮肤重叠的蚊虫叮咬的伤疤,爱岗敬业的心依然火热。有两个青年员工因为谈对象嫌弃肤色太黑而告吹。也有的耐不住恶劣环境的折磨,先后热走了3个工班和1多名打工者,他们说当地的气候太热太潮、住宿太拥挤,太多的不方便、太多的不适应。

四、施工难

去年11月6日铺轨典礼不久,线下单位施工的江表特大桥由于桥面系防护层不够被迫停止作业。12月6日铺轨恢复施工。好景不长,长铺轨机铺至DK90+500处平交道口,由于此处存在没有立交桥和涵洞的设计缺陷,导致交通车辆归过于频繁的平交道口老百姓阻工,直到 2月18日凌晨4点30分“卡脖子”平吉道左线夜间冒雨抢时铺轨通过,2月22日凌晨3点右线夜间冒雨抢时铺轨通过。3月17日江表特大桥下行方向500米铺轨拆除后由线下单位重新开挖回填路基,建指要求4月4日恢复铺轨,线下单位拖延4月10日下午才交付路基重新铺轨。4月12日,小董站恢复铺轨。5月26日如期完成了个铺轨节点工期。项目部正当向第二个节点年内开通冲刺的关键时刻,7月3日,,由于江表特大桥上行方向500米范围内采空区处理存设计缺陷,又被迫拆除右线(左线需要等到右线重新铺设拆除)拆除铺设的钢轨和轨枕,给放散焊轨、上砟整道、机车运输等附属性施工造成极大的影响。交差施工带来的干扰和自然灾害的侵袭枚不胜举,南钦铁路有点难,不是空穴来风。目前,项目部围绕年内开通目标举全力进入冲刺阶段,纷纷表示为广西沿海高铁建设的蓝图划上一条美丽的红线。

资质代办
电缆桥架成型设备
华豫之门海选鉴宝地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