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科技

互联网金融不该再去崇拜牌照

来源: 作者: 2019-03-12 00:41:17

本文作者李明顺,好贷 创始人兼总裁

近,我特别奇怪很多互联金融的同行和兄弟,动不动就把拿到政府一个什么“许可”或“示范”当回事,内心中的“牌照”崇拜不比以往传统金融垄断者低,这究竟属于啥心态呢?我感觉有点像一种严重的受虐(或受辱)倾向。所以,昨天代表好贷在新浪财经金麒麟论坛参加讨论,我看到翼龙贷的王思聪总(我们私下是好朋友)又提要紧紧投入监管怀抱希望拿个牌照什么的,我就忍不住pk他了。

何必呢?同台竞技,做好服务不是更好么?为什么一定要学传统垄断的那套思路,渴望计划经济的一些东东呢?求着政府给特别的关照?我觉得这一定不是好事,这不能让政府对一个新兴行业有更好的促进,而会放慢一个有竞争力行业的发展节奏。正确的方式应该是,作为业者大家一起以更加健康的心态一起与政府沟通新型管理方式。我们做企业的,我觉得要守住底线,做好法律范围内的事情,保护好消费者和用户的权益,把好安全关;其次,把更多的心力用在产品和服务创新上来,以体验赢得用户和市场竞争。

这不是不要面对政府,而是要正确面对政府部门的关注和管理,我们作为创业企业,不必一味去求政府的优惠,更不要把心思放在求取牌照上。我认为政府给予创业者的优惠就是,一个开放透明的管理环境,告诉我们企业什么不要去做,其余让企业自己去想如何取悦用户就好,若发现问题再迅速积极管理,让市场去发挥化的效率。

我觉得这一点中央政府肯定想清楚了,这次十八大三中全会的“决定”讲的很清楚,在金融领域“决定”重点提及了三个关键词,一是要做普惠金融,二要以真正的市场化为决定性作用重新配置资源,三是把民营经济和国有经济放在了和同等重要之上。

既然中央层都想明白了?为什么我们一些互联企业自己都不积极以一个企业公民去响应中央推进各级政府的管理文明呢?如果终一些政府还是老一套的行政方式监管企业应该的市场行为,终伤害的还是企业和创业者。

金融在中国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权力不对等的行业,比如在银行,老百姓和小微企业一直以来只能把钱存入银行,但从银行贷款却很难。中国6000万小微企业,95%以上从来没有获得过传统银行的贷款。有存款的义务,没有贷款的权利,这样的金融必然不是普惠意义的,然而,互联今天有机会去创造金融普惠的机会,为什么作为业者,又希望以牌照去扼杀它的生命力呢?

在我理解来看,中央政府对于“普惠金融”的表态,实际上是以行动支持了备受争议的互联金融以及P2P贷款机构。我同时认为,不管是线上的人人贷、拍拍贷、贷帮等,还是线下的宜信、亚联财、中安兴业等线下P2P小额贷款公司,都是符合普惠金融的从业机构,这些新型金融服务业主体填补了传统金融在普惠方面的缺失,又刺激了传统银行在这方面的奋起和健全。我认为正确理解政策方向,并坚持正确的消化对行业才是一种健康的推动。

如果大家都不去放弃“牌照”思路,整个行业的发展速度肯定会更慢,离互联金融真正成功的道路肯定会更遥远。在电子商务行业,为什么会释放这么伟大的创造力?正是充分竞争才创造的,这种由完全市场化诞生的效率的竞争力是全球性的,如果是由牌照监管下获得的竞争力多也是跨不出国门的。大家不妨看看,尽管一些国字头的国有大银行的资产和市值达到了全球大行的标准,但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如果放开牌照,他们的实际竞争力会是全球的吗?如果充分竞争,他们会不会是雷曼兄弟,会不会是诺基亚?

在充分的市场化条件下创造的行业才会让中国整体的竞争力获得提升,事实上,互联金融是中国金融业的机遇,让中国有机会以完全没有历史束缚的条件下,

互联网金融不该再去崇拜牌照

以互联精神和思维重构金融实力和竞争力,赶超欧美。由于中国的互联和移动互联在全球发展过程中几乎是与美国同一水平发展起的,所以中国完全有理由通过弯道超车,在传统金融比不上人家的情况下,在互联金融领域反超对方。

刚刚过去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也强调了民营进入金融的大放心,我觉得这也顺应了市场的趋势,只有这些民营为主导的鲶鱼真的进入金融市场,那些传统中农工建之类的大行才会真正的加以改变,他们在以前的市场里面是没有任何真正的PK的。如果真正让一些大的民企资本进入金融领域,我相信这些鲶鱼一定要让中国传统僵化的金融体系重新跑起来,如果这种情况下传统金融还不跑,我觉得他们必然在未来要成为要被消灭的恐龙。相反,如果继续紧扣牌照枷锁,互联的创新能力和动力,民营力量的鲶鱼效果将会大打折扣,这会极大地不利于互联金融的生命力。退一步说,真正的互联金融创业者,如果崇尚牌照也意味着不希望按照市场规则运作,对自身项目的发展不够自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