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礼赞野心科技梦埃隆马斯克创业短记

2019-03-11 00:04:23

礼赞野心科技梦,埃隆 马斯克创业短记 创见干货:埃隆 马斯克身兼多职,特斯拉公司以及航天私企 SpaceX CEO 也是太阳能公司 SolarCity 董事会主席。科幻小说般的大名、气质优雅、金发碧眼、夹杂着英美口音的含混吐字以及 120 亿美元资产。他来自未来,他是赐予全人类的礼物。

创见干货:埃隆·马斯克身兼多职,特斯拉公司以及航天私企 SpaceX CEO 也是太阳能公司 SolarCity 董事会主席。科幻小说般的大名、气质优雅、金发碧眼、夹杂着英美口音的含混吐字以及 120 亿美元资产。他来自未来,他是赐予全人类的礼物。

特斯拉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兼首席产品设计师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就对今后几十年美国经济的命运预测,人们形成了完全不同的两大类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科技创新的时代即将走向终点,人们迎来的则是更高一级的全球自动化历史进程,工作数量变少,经济增长缓慢;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借用卡朋特乐队的一首经典歌名,我们才刚刚开始呢。科技才刚刚步入黄金时代,加速发展的科技能为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带来巨大福利,从治愈癌症的到从海洋中提取饮用水,都将逐步变为广泛商用的现实。

就长期预测而言,无论怎样说都不会有多大风险。一般人通常基于一定的文化和地理方位来做出预测,官员和学术界倾向于不到万不得已时才为其社会变革大计来辩护,而企业家(尤其是科技界的企业家)总是会激情四射地高声呼喊,现场的男生和女生们,未来在于我们的探索,这并不由其他人来决定。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身兼多职,他是特斯拉汽车公司以及航天私企 SpaceX 首席执行官也是太阳能公司 SolarCity 董事会主席。近乎科幻小说般的大名、气质优雅、金发碧眼、夹杂着英美口音的含混吐字以及 120 亿美元的净资产。在大家眼前,这个 43 岁的大叔貌似来自未来,他的视野和天赋是赐予全人类的礼物。电动汽车、火箭,这一切都在终结化石燃料!马斯克构想的超回路列车仅需半小时就能让乘客嗖嗖地往返于旧金山和洛杉矶之间。小罗伯特·唐尼愁于扮演托尼·斯塔克(钢铁侠)的角色,急需寻找灵感的他可从马斯克那里获益匪浅。在参观完马斯克位于洛杉矶市郊的火箭工厂之后,唐尼有感而发,「这个地方以及这个人简直太不可思议啦。」

即便是马斯克在科技界的百万富翁小伙伴们都对他的创业野心敬畏三分。苹果公司的 Apple Watch 与马斯克的成就相比,就如同小巫见大巫。马斯克经常与谷歌的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在谷歌的秘密公寓里畅谈未来世界。据传,当时佩奇对马斯克还是非常有耐心,对于马斯克的回答,佩奇还是倾佩不已。马斯克表示,「我真的要对世界作出一些事情,解决汽车尾气排放所导致的全球变暖问题,让人类成为能够穿越于多行星之间的宇宙文明。」即便当时的佩奇认为这些目标都极具挑战性,但是马斯克还还是把这些做成了一门门生意。

对自己所钟情的事业,马斯克做起事来的速度和幅度也在不断搅动评论界的神经。他已经为自己的公司拿到了数以百万美元的政府订单和补贴。投资者们认为在没有政府补贴电动车的前提下,特斯拉汽车公司很难盈利。在追逐事业的道路上,马斯克有的时候会显得不通人情。据传有员工翘班去给孩子过生日,马斯克了解情况之后,愤然给该员工发了一封邮件说,「我非常失望。你应该知道你的工作优先级在哪里。我们正在改变这个世界,我们正在创造历史,你要么专心做事要么走人。」(后来马斯克在推特上否认了这一件事)。但实际上即便是为忠诚的员工,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炒鱿鱼。

彭博社商业周刊阿什利·万斯 (Ashlee Vance) 在其著作《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冒险人生》中写道,马斯克的员工都会毫不犹豫地赞扬马斯克为自己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工作体验。在《埃隆·马斯克:Tesla、SpaceX 探求未来世界》的文章中,大家可以一窥当代商业中为引人注目的故事。在文中,阿什利为读者描绘出一位才华横溢、想象力超群且又能实现心中理想的工程师,但却又因盲目借贷且行为欠敏感而声名狼藉。可以说是惠特曼笔下典型的美国式英雄形象。

马斯克出身并成长于南非的比勒陀利亚,就在他年少时,父母就离婚了,他的两个兄弟都跟随了母亲生活,而他自己则选择了跟随冷酷苛刻的工程师父亲生活。马斯克也直言不讳地评价父亲,「他是一个极其古怪的人。」年少的马斯克非常专心学习,但是身材瘦小的他经常被学校霸王欺负。马斯克回忆道,「许多年来我都没有消停的日子。整天被那些人想痛扁我的人追赶,回家之后还得面对古怪的父亲,那段童年不甚恐怖。」

在那段不堪的青少年期间,马斯克会选择在学校图书馆里读书寻找慰藉或者玩玩龙与地下城来排解愤懑。年少的马斯克每当得到老师关心的时候总能在学校表现优异,但还不并不算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学生。后来马斯克考上了比勒陀利亚大学,但是后来他的母亲以加拿大公民身份担保他来加拿大团聚,此后马斯克再也没有回到南非。

对于所有那些为自己的孩子争取精英社交圈的家长而言,就马斯克在他 17 岁的时候(1988 年)初到北美一无所有的人脉资源而言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马斯克和兄弟们在安大略省的黄页中寻找各种联系方式,给想见的人打陌生。初到加拿大生活也是各种艰难。但是功夫不负有心,马斯克终考上了加拿大女皇大学然后又转学到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马斯克在其大学生活里热衷于组织各种活动,此外他还完成了两篇广受好评的有关太阳能和超级电容器电池的论文。而这两项研究领域为成就了他未来的事业奠定了基础。

后来马斯克前往斯坦福大学开始了自己应用物理博士学位的课程,但是又被硅谷创业浪潮吸引走。马斯克所创立的家公司 Zip2,专为媒体公司提供出版服务,在马斯克的经营下公司逐渐发展壮大,后来他又于 1999 年卖掉公司,赚得 2200 万美元。马斯克的第二个创业项目则是大名鼎鼎的 PayPal,2002 年他再以 15 亿美元将 PayPal 卖给了 eBay,作为 PayPal 的股东,马斯克又赚到 1.65 亿美元。然而与马斯克当前惊天动地的大项目相比,过往的这些项目也只是小试牛刀。

将火箭发射升空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人力、资金以及严肃的物理原理。马斯克于 2002 年创立了 SpaceX 公司,旨在为人类提供更为快速、廉价且频繁的太空运输服务,这可真的是。为了实现这个伟大的目标,马斯克前往俄罗斯去寻找退役的洲际弹道导弹来作为运载发射火箭,拜访美国的航天航空公司的洛克希德马丁,尽管被该公司员工奚落嘲,但是马斯克终还是挖走了几位员工。

就在发射 Falcon 1 火箭之前,马斯克团队曾来到夸贾林环礁(位于太平洋西部,隶属马绍尔群岛共和国)。数月来,他们都在闷热的环境中潜心准备火箭发射前的各种工作。正如当时的一位工程师所言,「倘若排除掉火箭,我们在岛上的工作生活就和美国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经典情景喜剧《盖里甘的岛》一样。」就在早期火箭发射行动失败之后,马斯克在邮件中劝慰团队,他写道,即便是伟大的美国和俄罗斯火箭发射计划也是在经历过反复的失败之后才终见成功。

马斯克通过那种情不自禁、随意任性、有的时候近乎犯罪的那种动力驱动团队前进。比如马斯克希望自己工厂的速能够更快一些,他即没有得到房东同意,也没有等待当地电信公司前来安装。他私自雇了一个「工程队」,开上车载式吊车,等到夜幕降临,在线杆之间布线。

单单一个火箭公司是不够的,2004 年马斯克向一家名为特斯拉的创业公司投入了种子资金,这家公司专注于生产制造电动汽车,在低成本和高智能发展方向上和 SpaceX 公司不谋而合。彭博社商业周刊阿什利·万斯在其著作中写道,「倘若任何一个底特律人访问特斯拉电动车公司,都会以歇斯底里而告终。对于这家公司的总体感受是一群员工非常喜欢汽车,而另外一群员工创造了各种科研项目,而这些技术却被传统汽车行业看做是无稽之谈。」

就在几个月之后,这个 18 人团队(大部分来自硅谷而非底特律)终于制造出台电动汽车原型。当要在寒冷气候中测试汽车性能时,他们并没有为大型汽车公司所采用的价格高昂的专用冷却室而操心,他们买了一辆老旧的冰淇淋货车取而代之。特斯拉电动汽车公司新任财务总监初来乍到,他询问生产主管汽车生产计划是如何拟定的,生产主管缓缓道来,「当我们决定要进入生产阶段,然后奇迹就会发生。」

2008 年年底,当 SpaceX 的火箭并未能成功发射至轨道,而当时的特斯拉公司也面临着产能滞后和成本超支的严重问题。马斯克也到了濒临破产的边缘,之前赚得的 2 亿美元已经快被 SpaceX 和特斯拉两家公司花得一干二净。马斯克紧绷的神经也加重成为生理上的疼痛,据他当时的女友(现在的前期)介绍,马斯克甚至会在睡梦中大声尖叫。正如另外一位马斯克的朋友所言,「在马斯克当时的压力下,绝大多数人所作出的决策会更加糟糕。但是马斯克是一个超级理性的人,他依然能做出基于长远发展的清晰决策。压力越大,

礼赞野心科技梦埃隆马斯克创业短记

他反而表现更好。」就在那一年年底,马斯克收获了新一轮资金,送别了曾妄图等待特斯拉破产后全面介入并掌控的狡猾风投资本家,迎来了 16 亿美元的 NASA 火箭发射任务订单。作为其人生当中为重要的一次转折点,马斯克留下了欣慰的泪水。

2012 年,SpaceX 圆满完成了对接国际空间站的发射任务,而特斯拉公司则推出了广受好评的 Model S 车型。现如今马斯克的第三家公司 SolarCity(创建于 2006 年)也在极力拓展太阳能电力市场。

就个人层面而言,马斯克和他的生父一样,都是极其古怪的人。前微软首席软件架构师爱德华·荣格(Edward Jung)先生向万斯透露,「当他和任妻子结婚时,在婚礼舞台上他紧紧抱住爱人,据她介绍,当时的马斯克声称自己在这份感情中占据主导地位。而在他们的个孩子 10 周后夭折于婴儿瘁死综合症时,马斯克拒绝谈论,只是一味地称其爱人过分渲染悲哀的感情。他当时指出自己更看重当前和未来,而非过去的悲伤。」闪电离婚并又另结新欢的马斯克又同样如法炮制,而这次则轮到了一位英国演员妲露拉·莱莉(Talulah Riley)。

仰慕科技巨头似乎要比接受并喜欢他们的性格容易得多。颇有争议的是,马斯克已经从政府那里获得了百万美元的政府贷款和订单来继续壮大自己的生意。如果美国对马斯克讨价还价,那么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一定会出数倍的金钱来虏获马斯克的芳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