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山西人揭秘当地官场四大症结

2019-01-10 12:03:54

山西人揭秘当地官场四大症结

山西因煤而盛,或许也因煤而乱。

日前,中央决定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任山西省委书记,原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改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

出席全省干部大会的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和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赵乐际,这足见时下山西干部队伍已经非常混乱,人心惶惶不知所措;因此,作为山西忻州人,刘云山破例参加一个省的干部大会,也是一种亲和安抚,希望山西能走出阴影,自强不息。

当然,袁纯清的去职,反映出中央“党委一把手负责廉政与反腐”的要求在山西没得到很好的贯彻。这种追责,不仅是王岐山的作风,更是习总书记的管官风格。

山西官难当,这是公开的秘密。

作为山西人,在我的印象中,1999年时任山西省委书记胡富国被免职后,被安排到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担任副组长,享受正部长级待遇。这和今天的袁纯清有几分相似。胡富国是地道的山西上党人,嘴上常挂着“父老乡亲”。这样一个山西本土干部,都难以领导好三晋官场,也是黯然离职,可见晋官难当到何等地步。

近20年,在山西没干满一届的省长有孙文盛、刘振华、孟学农、于幼军、王君等多人,其中孟学农和于幼军还先后受了处分。前者因为2008年山西省襄汾尾矿溃坝事故引咎辞职,后者受到了留党察看两年处分。

此外,没干满一届的书记有胡富国和如今的袁纯清二人。其他几任省委书记,包括王茂林、田成平、张宝顺都是提前告别山西政坛,不是调到外省当一把手,就是去北京当部长。而从国家安监总局局长空降到山西当省长的王君是大同人,4年后调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这些离职的一把手们算是离开了山西这一是非之地。

我不知新班长王儒林会如何治理山西官场?但考虑到此前他一直在吉林工作,三晋大地基本未踏足,我谨慎地说,路很难走。

山西官场的大地震折射出“山西政治生态存在不少问题”,这是刘云山在山西领导干部大会上讲话中指出的。回望山西多年政治生态造成的后果与教训,或许能对中央管理地方党委有一定启示。

一是权贵干政。部分煤焦铁老板千方百计与省内外的权贵人物挂钩,以致在山西省委省政府历次主导的产业改革中,都无力公开公正公平地施行。一些国资被贱卖,一些收购使国资流失。到了下面的市县,主要领导长期“奉令”关照某些煤老板,这也使地方官员与老板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终于结成利益共同体。当然,他们中的很多人也因此升职。

二是老人干政。一些山西领导退休后,爱对现任班子指手划脚。他们也有这个能量,因为他们在职时刻意培养自己人。山西有讲义气的民风,因此很容易形成“门生政治”。近些年,山西主要党政领导基本来自北京和外省,这一方面使他们不会与山西官场有太多勾连,但同时,外地干部不熟悉山西官场,到岗后离不开与老干部交流,于是这些老同志的干政能力变大。

三是配合欠佳。近二十年,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频换,一个重要原因是有志难抒,一些高级干部当到省委或省府一把手后就想法赶紧走。这背后是非常复杂的人际关系和矛盾的施政方向。上行下效,各级寻找靠山,争取升职,互不买账,告状不断。真正应关心的经济社会和党建问题倒成了为政的小部分,难以倾力工作。由此还带来一种懒政现象——不干没问题,一干被告状。

四是官风不正。从八十年代中期乡镇煤矿兴起,到后来的地矿、军矿、国家矿,再到后来的私企矿,山西煤焦业的历次改革,有中央精神,也有地方政策。煤焦业有远离人群和地下发展的特点,只要没出大矿难,矿主与官员出格点也都神不知鬼不觉。

作为煤堆上的资源省份,巨大的利益也对部分官员有诱惑,一旦私欲太重,贪心太狠,胆子太大,就会以权谋财,私拿干股,私批窑口,私受钱物,并以此为基础,向上买好,出事也有人保。由此导致了山西官场乱象丛生,有些地方当乡长要花数十万、当县长花上百万、再往上走就得有人替他出钱买官了。

这样的乱象绝非一个好的书记省长能治愈,就是抓多少人判多少年也“前赴后继”。实际上,山西省委对领导干部从商拿干股等弊病不断地清理,用了很多方法抓了好多人,仍灭不了歪风。而这种歪风邪气也使那些清水衙门绞尽脑汁折腾正常的工商业者,山西的从商环境屡遭质疑。

这几天,我的圈中转了这样段话:这几天的关注焦点,一是引领山西发展的“发动机”发生巨大故障,二是承载山西人实力和荣誉的第二届世界晋商大会又在举行。晋商的智慧,山西的资源,这么好的基因怎么就不能产生几个令人骄傲的品牌?从山西“不东不西”之问,到中部崛起战略,山西依然是那碗刀削面,官员是山西的思维,企业是山西的行为,官员不及往日的东家,企业家不及往日的掌柜。人人雁过拔毛,就连落马的省委常委也一样。

山西已落伍太久了,希望转机真的能够出现。

航标
天津锅炉臭味剂直销
佛山市德玛格空压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