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我国缝制机械行业30年转型升级回眸和前瞻

2019-03-05 16:35:03

我国缝制机械行业30年转型升级回眸和前瞻_机械

伴随着我国改革开放步入而立之年的辉煌和荣耀,缝制机械行业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发展历史阶段。三十年的风雨兼程,我们当之无愧地摘取了全球产销的桂冠,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光辉业绩。沿着岁月铺就的路径,走进历史的纵深之处,我们油然而生的是感慨和期盼。 峰回路转曾相似 我国缝制机械行业改革开放的30年,也是全行业在不断转型升级中进步和壮大的30年。30年来,行业在经济规模、技术水准、地域分布和所有制性质等方面发生了巨大变化与深刻变革的同时,作为产业升级的重要组成部份,产品结构也先后经历了两次重大的转型。 次是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至80年代末完成的,从以家用缝纫机为主的产品结构向以工业缝纫机为主的产品结构的转型升级,并由此造就了90年代前期工业缝纫机旺销的局面。 第二次是始于90年代初至90年代末完成的,从以中低速工业缝纫机为主的产品结构向以高速工业缝纫机为主的产品结构的转型升级,其后开创了新世纪又一个工业缝纫机市场的空前繁荣期。 尽管上述二次产品转型升级的宏观经济背景和行业自身条件并不完全相同,但深入解析其发生和发展的轨迹,曾经的二次潮起潮落同样给我们以有益的启示。 ,市场需求是转型升级的原动力。改革开放初期,经历了长期“短缺经济”年代的我国日用品市场呈供不应求,持币待购之势。一度发生“排浪式”消费的火爆现象,极大地刺激了家用缝纫机生产的快速增长。1979年,我国家用缝纫机产量达到582万架,首次超过日本,成为全球。各地仍竞相上马,盲目扩大产能。尽管当时的国家机械委以定点规划的形式来控制发展规模,确定了全国定点厂44家,规划到1985年总产量达到1340万架。而在地区分割、部门所有的体制机制尚存的条件下,各地层层加码上项目,铺摊设点争投资,甚至预测1985年产量将超过2000万架。但是,这种以主观意志取代客观经济规律的行为很快受到了市场的惩罚。1982年在全国缝纫机产量达到创记录的1286万架(其中家用机为1250万架)后,市场急转直下,除少数几个名牌外,大多数企业出现严重滞销、不得不自食“重复建设,盲目发展”的苦果。不久全国就有一大半企业走上了“关、停、并、转”的不归之路。与此同时,当家用缝纫机由盛转衰之际,正是工业缝纫机蓬勃兴起之时。事实上,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80年代中后期我国城乡居民的衣着类消费结构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成衣化率迅速提升,服装工业对装备的需求直线上升成为行业产品从家用机向工业机转型升级的直接动因。 同样,催发行业第二次产品转型升级,即从中低速工业机向高速工业机的转型升级,躯动力也是。进入上世纪90年代,随着服装企业规模的扩大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高速高效的工业机逐渐占据了市场的主导地位。完成了自身历史使命的中低速工业机,在更新周期中的逐渐淡出,成为行业产品结构转型升级再一次的契机。 第二,技术进步是转型升级的主引擎。产业升级的本质是企业的技术进步,核心是全行业创新能力的提升,其重要标志是新技术的应用和新产品的问世。从80年代中期开始,以改进工艺技术为重点、以引进关键设备为突破,通过消化吸收,极大地推动了全行业的技术进步,有力地促进了产品的升级换代。例如,加工中心及柔性加工技术,突破了多品种机壳加工的工艺难关;螺旋伞齿轮加工工艺技术,解决了高速平缝机传动精度和运转噪音的关键问题;小孔行磨加工技术,满足了关键零件的孔精度和粗糙度的基本要求;球体加工技术,适应了高速包缝机传递运动构件内外球面加工精度的不断提高;精密铸造加工技术和先进的热处理技术也为工业机的发展提供了有效的支撑。此外,三座标测量仪、园度仪、粗糙度仪和硬度计等的广泛应用,极大地提升了全行业的检测技术,对保证产品质量,加快产品开发,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第三,产业转移是转型升级的催化剂。我国缝制机械工业的转型升级是在国际产业调整和转移的背景下推进与实现的。近30年来,全球缝纫机工业发生过二次生产重心的地域性变迁。继上世纪70年代由欧美地区向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转移后,80年代后期,开始了又一次的转移。凭借市场容量,劳动力成本和产业基础优势的我国大陆,理所当然的成为承接国际产业转移的对象。正是这次大转移有力地促进了我国缝制机械产业的转型升级。在这一转移中,几乎所有的国外着名企业,都先后以合资(独资)建厂、合作开发、定牌生产和配套基地建设等多种形式来华谋求发展。国内企业则成了以“市场换技术”的受益者,并因此而缩短了与国外先进企业的差距。 曾经沧海难为水 历史像一面多菱镜,同时折射出光辉和缺憾。作为我国缝制机械行业30年发展的伴生物,一些长期积累和多重叠加的问题与矛盾在行业周期性繁荣走近尾声中开始显现。去年下半年来,行业景气度明显下降,使不少企业措手不及,陷入极大的困惑和迷惘,有的甚至已经感受到严重的生存危机。透过产销萎缩、库存积压、亏损上升和资金断流等种种表象,需要我们客观冷静地研判和把握行业的现状与趋势。应当看到,危机的出现,表明行业发展已经进入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随着各种潜在风险的释放,我们将迎来行业新一轮的转型升级。 如同浴火往往是凤凰重生的序曲,全行业正在经历的是转型期的阵痛。此时此刻,我们必须对这场挑战的严重性和持久性保持理智和清醒。除了“汇率、利率和税率”、“原材料、劳动力和土地价格”以及“环保成本”的“七碰头”所带来的外部压力外,缝制机械行业还有不少由于自身特点所造成的不确定性。 从时间上看,全行业从1999年下半年到2007年上半年,持续近8年,以年均近30%的快速增长,开创了近30年来工业缝纫机长的一个上行周期。考虑到前一个从年、持续约三四年的行业繁荣期和随后出现的从年、持续也是约三四年的行业低迷期,按照经济运行周期性规律,在不出现重大外部条件变化的情况下,本轮的下行周期应该不会太短。尽管上下行时间并不完全对称,但思想准备充分点,是有百利而无一弊的,至少现在判断行业何时重拾升势还为时过早。 从空间上看,由于“九五”以来行业规模和经济总量的急剧扩张,实际产能远远没有得到充分释放,巨大的惯性将带来下行周期中的深幅调整。事实上,从今年上半年的经济运行态势来分析,不少企业下跌同比已经超过30%,甚至达到50%,且目前还没有真正企稳。同时,这几年入行的企业队伍不断扩大,生产集中度的降低,引发的无序竞争加剧。行业竞争早已从当年的“四大家族”争斗演变为今日的群雄角力,其惨烈程度更是不言而喻,所需支付的调整成本肯定会相当高昂。 近一个时期以来,缝制机械行业由于某标杆性企业受挫而进入了相关媒体的视线,不少负面报道屡见报端,客观上给人以“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其实,早在几年前,行业内就有不少有识之士对某些企业的发展模式持疑虑的态度,中国缝制机械协会的主要领导至少在三年前就大声疾呼转型升级。然而,盛世危言往往难以真正入耳且有效践行当时并没有引起穿梭国内外和加班加点赶订单的老总们的重视。今天,行业形势严峻,个别企业危机严重。从积极的意义上来讲,由危机导向的转型升级的倒逼机制已经形成。站在历史的拐点,我们将义无反顾。 破茧为蝶会有时 加快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既是迫于生存压力的现实选择,更是着眼长远发展的战略取向。从宏观层面上讲,经济过热的警报迟早会解除,调控措施的力度或将有松动。但这一切丝毫都不应动摇我们走转型升级之路的既定决心,因为战胜危机,振兴产业,根本的还有赖于企业自身的觉醒和再次崛起。 从粗放向集约的发展方式转变是我国制造业乃至国民经济面临的共同使命,它赋予缝制机械行业转型升级以丰富而深刻的内涵,并决定了转型升级将是一个持续持久的演进过程,必须找准切入点和发力点。对装备类产业来讲,技术为王、创新为本是永恒的规则。创新能力的提升和核心技术的掌控是产业升级的基础,也是从“数量经济-质量经济-品牌经济”提升的前提,更是实现在全球市场分工体系中由产业链低端攀升到高端的保证。如果说过去的30年,我们是在学习创新中实现了跟随式发展的话,那么30年后的今天我们应真正跨上自主创新的征程了。 不能否认过去引进的积极意义和学习效应,但从世界缝制机械工业进步的历史来看,一定是研发效应和收益高于学习效应和收益,否则就没有人愿意做真正的研发。国外企业所以愿意投入做研发,是因为在财务结构里用于研发的支出是一种有效的投资,并且是有高回报的投资。因此,为了打造转型升级的物质基础,加大科技投入应当成为全行业的共识。只是在我们这个底子不厚且又比较分散的产业里,能否站到行业利益的高度,在基础性和高新技术领域里,从长计议地实现某种形式的战略合作,以达到分享成果和分散风险的双重效应。 发展思路和经营理念的升华,也是转型升级的必然要求。较长时期来,行业一直被产品同质化及其引发的各种诟病所困扰。产品同质化的根源在于企业发展战略趋同和自身基因雷同。这同我们这个行业发展历史较短,产业本身还不够成熟有关。前几年身处行业景气期,企业的忧患意识有所消退。一些企业在经营风格上烙有急功近利、浮华不实的痕迹。贪大求全、比拼规模,几乎成了不约而同的追求。整个行业鲜见匠心独运、剑走偏锋、富有个性的企业。因此,重新审视自己的发展战略和定位,倡导和形成独特的经营风格,独到的文化内涵和独创的企业精神,也是促进转型升级的一堂必修课。 站在行业高度看企业,超越行业自身看行业,有更多的迹象和理由让我们相信,包括兼并重组等各种形式的行业内部的资源整合,将在产业升级的进程中得到有力的推进,因为重组本身就是转型升级的内在要求。这些年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行业内部的整合重组步履艰难。说白了,观念上的障碍有时超过了利益上的考量。其实,行业的重组将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在经济规模庞大的汽车产业里,产销量的美国总共只有3家企业,并且日子过得还是紧巴巴的;整个欧洲真正独立的汽车企业集团是6家,其中雷诺还是与日产共同经营的;曾经风风火火一时的韩国,目前事实上只剩下现代一家。 相比之下,年销售额只有400亿元的我国缝制机械产业,在有限的空间里,却有上千家(整机)企业并存和上百个品牌林立。应该说这种行业格局只能是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阶段性现象,而决不是它的理想版图。好在目前行业内的企业重组正在进入一个活跃期并有望在不久的将来取得实质性的成果。对此,我们将乐观其成,为之拍手叫好。因为这是行业走向成熟和进步的重要标志。 转型升级是我国缝制机械产业由大变强的必由之路。全行业应当倡导和发扬第二次创业的精神,坚定不移、坚信不疑、坚韧不拔地迎战前进道路上的各种艰难险阻。蓄势再发,我们必将迎来又一个行业发展的繁荣周期!

发高烧全身发热怎么办
发高烧手脚发热
发软乏力怎么回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