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媒体揭露多胞胎受精内幕是否侵犯他人隐私?

2018-11-07 18:30:14
媒体揭穿多胞胎受精内幕是否侵犯他人隐私? 近期,多胎生育现象成为国内媒体争相报导的热门,北京“五胞胎”、南京“四胞胎”……而因为报道角度不同引出的话题也颇引人关注。

在南方某媒体对北京记者隐瞒“五胞胎”受孕真相表示异议的背景下,南京也爆发了“多胞胎”媒体口舌大战。

记者就此进行采访后发现,其中的是是非非确实耐人寻味! 父母之冤:我们已花了11万 前天晚上七点半,南京“四胞胎”的父亲周舜明在南京鼓楼医院的住院部大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他说,妻子叫陈宝珍,今年28岁,他们是1996年结的婚,以前妻子曾怀过孕,由于当时不想生孩子,便让妻子做了人流,并上了环。

可当他们决定要孩子的时候,妻子却一直未能怀孕。

为此,爱孩子心切的周舜明还认了同学的小孩做干儿子。

去年2月份,他从一家名叫“盼宝宝”的网上,看到山东青岛一家医院能做试管婴儿手术,便打电话咨询。

当医院答复可以让他的妻子怀上孩子后,便于去年6月份携妻到了那家医院,当时药费,加上其它费用,仅让妻子怀孕这步就用去了3万。

在妻子怀孕一月后,医院检查是双胞胎,夫妻俩为此在家好好地庆贺了一下。

可到了4个月时,在镇江当地医院检查后得知,妻子怀的不是双胞胎,而是四胞胎,到南京大医院检查后结论仍是四胞胎。

当时夫妻两人既惊又喜,但考虑到生育专家的多胎对母婴都不利的建议,他带着妻子再次北上青岛,希望能通过人工手术,减掉两个。

但青岛那家医院的医生却告知他,减不了,如果减胎,手术风险太大。

怀到5个月时,因为多胎引起的后果十分严重,一次下身的血像自来水一样流,被急送到江苏省人民医院,住了20多天。

因为那里的条件不是令他们太满意,便转到了南京市鼓楼医院。

期间,钱都是大把大把朝外掏。

到孩子怀孕到33周零6天时,已花了七八万。

孩子生下后,被送进了南京市儿童医院,入院时,为老大、老二各缴了6000元押金,老四缴了8000元押金,由于老三情况不稳定,院方让缴了10000押金。

心想可以抵当一阵,可前天下午到医院一看,每个孩子的账上仅剩下几百元。

周舜明说,目前已共花去11万元人民币。

接下来还不知道要多少。

他现在当业务员时挣的钱差不多花光了,现在还要向朋友、亲戚借,经济上压力特别大。

然而,真正的压力不是来自经济上的,周舜明对记者这么说,而是来自精神上的,现在南京一家他们曾经住过的医院将他们的情况全告诉给媒体记者,而有的记者不顾他“不要把这事报出去的要求,公然在报纸上发表,四胞胎是“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