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91岁老人被骗住养老院比住院难成中国养老

2018-11-02 13:07:28

91岁老人被骗 "住养老院比住院难"成中国养老困局

五六十岁的受欢迎没人去 八九十岁的想去没地儿收   住养老院比住院还难   如今,进养老院安享晚年已成为不少人的养老共识,但两位为找养老院历尽艰难的亲历者发现,现在受养老院欢迎的人是那些身体健康、能够生活自理的五六十岁的老人,而那些生活不能自理、或者八九十岁的更需要别人照顾的老人却鲜有人问津。想去的没人收,不想去的受欢迎,这个悖论正给一些人的生活带来现实的麻烦。  91岁老人被砸  方知进了黑托老所  姜波的婆婆今年已经91岁了,在刚刚经历了一次手术和几周的住院治疗之后,老人回到了家里。说起老人住院的原因,姜波至今后悔不已,“之前老人一直和我们一起住在家里,身体也非常硬朗,只是她年岁大了,头脑有时候不清醒,会晚上起来走动,助行器发出的声音也会影响到邻居的休息,结果今年5月28日我们就把她送到了体育馆托老所。我们当时看那里是平房,感觉老人行走方便才送过去,结果由于我们大意没有仔细看托老所的资质,上月底下大雨老人竟然被塌下的顶棚砸伤了。”子女们都很心疼,这三个月的托老所生活,让原本健康的91岁老人家受了不少罪。  日前随姜波实地探访了位于原崇文区西厅胡同32号的体育馆托老所,这是平房区中一个不起眼的小院,门口堆着沙子水泥,几名工人正在来来往往地往里面运送建材,原来老人被砸的那一间房已被拆掉了。正在重新施工。据小院的业主方体育馆社区卫生所负责人介绍,该小院和平房已经是危房,根本不能住人,他们单位已经不收托老所的房租,并多次让他们搬出,可由于种种原因至今也没搬。而法院的判决书也显示,早在2008年托老所就不能继续经营了,可这一判决也一直没有执行。姜波告诉,事发后她仔细查看,才发现其营业执照早已过期,托老所属于无照经营。  可就是这样一个黑托老所,也是姜波一家人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因为老人已经91岁了,我们之前问过几家养老院,人家都说年纪太大了,不能接收。后来我从一个朋友那里打听到还有这么一家托老所,距离不远,价钱合适,不到两千块钱,所以就赶紧把老人送过来了,没想到他们是无照经营的,还出了那么大的事儿。”说起给老人找养老院的过程,姜波既后悔又无奈。  据了解,这家托老所虽然收费较低,但条件却是惨不忍睹,一日三餐中只有午餐能有些正经菜,早饭和晚饭都是喝粥吃花卷,多有点咸菜,所以每天送饭就成了一家人的必修课。而且因为直到现在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91岁的老人家只好又回到了家中。[1][2][3]下一页82岁老人住医院 只因为找不到养老院  冯超的经历也很有代表性,和刚一见面,她就从包里拿出了一份上周五的报纸,指着头版一张巨大的照片说:“这上面报道说新街口一家敬老院办得很好,我赶快就打过去问,结果,人家听说我们家老人生活不能自理,还有褥疮,就表示不能接收。我都不知道问了多少家了,基本上八九十岁的老人很少有人接收,偶尔有愿意接收的,价格又大大超出了我们的承受能力,怎么找个养老院那么难呢?”在冯超手中的报纸上,两个老人正在笑呵呵地做着手工,图片说明写着“这里文化生活丰富,手工、剪纸、书法、唱歌都有志愿者教。”冯超告诉,手工、书法课、棋牌室对于他们都没有意义,他们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能够照顾老人的地方。  冯超的父亲今年82岁,由于腿部肌无力造成大小便失禁,从天坛医院神经内科出院后如何养老就成了问题。“我先咨询了体育馆路的长青养老院,像他这种情况每个月要4500元到5000元,要命的是因为老人有褥疮,人家让养好了才能送过去。另外老宣武区虎坊桥那里以及石景山的两家我也都问了,也说原则上不收不能自理的老人。”冯超咨询了一圈下来,还是没有合适的地方,无奈,家里人只好打起了医院的主意。  “像老爷子这种慢性病,普通三甲医院是不收会的,因为一治就是好几个月,人家怕占用床位时间太长,终我们去了左安门中医院,想通过中医针灸、汤药给老人试一试。”冯超说,一个多月下来,效果挺好,老人现在腿部已经能够感觉到疼了,就是费用比较高,先不说药费,就是护工每天都要100块钱,但是没办法,儿女们这个时候都想着能够尽点孝心,贵点就贵点吧。  接收八九十岁老人 不只是钱和人手的问题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养老院不愿意接收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呢?作为曾经参与了筹备北京福利院、第五福利院的老院长,赵良羚已经在这个领域内工作了20多年。她将原因总结为成本高、风险大。  据赵良羚介绍,本市共有60岁以上的京籍老人226.5万人,全市有养老机构约390多家,养老床位5.5万多张。如按本市4%老人入住养老机构的养老目标,至少需养老床位9万张。也就是说,本市养老床位的缺口至少有3.5万张,目前入住养老院的老人在全市老人中所占比例不足3%。  赵良羚告诉,通常来说,接收年纪大、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也就需要医疗和护理条件,而在这390多家养老院中,有自己医务室的只有20%多,也就是说,接收八九十岁、或者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并不是所有养老院都能做到的,不是多收点钱和多招几个人就能够解决的。  现在护工这一行面临的情况是用人荒,尽管工资已经较从前增长了不少,还是没有太多人愿意做这种常人眼中“伺候危重病人”的工作。另外,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还面临着走失和摔伤等风险,因此一些养老院不愿接收他们。  与此同时,一些条件好的公办养老院更是一床难求,据赵良羚介绍,像北京福利院,由于同时有北京老年病医院设在院内,所以六七百个床位背后是几千人在排队等候。另外,像四季青敬老院、香山敬老院等条件好的养老院也都是一床难求。前一页[1][2][3]下一页369家庭养老更难 只能全家围着老人转  这个369家庭的概念是冯超给总结的,是指那些由90岁老人、60岁老人和30岁年轻人组成的家庭结构,冯超和姜波都是这种情况。他们自己都已经五十八九岁了,虽然退休后理论上可以颐养天年,但是上面各自都有八九十岁的老人需要照料,冯超和姜波的孩子分别是29岁和30岁。他们这样的家庭根本谈不上给六十岁的人养老,全家的一切都是围绕着八九十岁的老人。对于姜波和冯超来说,由于找不到合适的养老院接收老人,两个人只能都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照顾老人上,而晨练、逛公园、闲暇遛弯这样本该属于他们这个年纪的休闲方式,对于他们来说都显得有些。冯超因为既要照顾82岁的老父亲又要照顾90岁的婆婆,而且照料得很好,还被评为北京市首届万名孝星之一。  对于369家庭的养老出路,除了子女照顾以外,冯超认为以房养老是一个办法,“我们社区里就有好几位这样的老人,他们把自己的房子出租出去,每个月有3000多块钱的租金收入,而通常,2000多块钱就能进入一个普通点的养老院,这样算下来,老人每个月还能够剩下一千多块钱,可以作为基金以备不时之需。”  中国社科院心理研究所老年心理研究中心主任李娟认为,这种办法在目前的情况下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因为在国外也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在美国就有些老人把房子租给政府,然后自己搬到一些老年人相对集中的养老社区去,这样的养老社区有很多方便老年人的配套设施,比如医院、公园等。  日托老人是个办法 但终出路还是靠制度  赵良羚则给369家庭的养老总结出三个关键词——日托、嵌入式、护理保险。日托与24小时照看老人的养老院有很多不同,与父母上班把孩子送去下班接回来的托儿所很相似。可以自己走动的老人可以走过去,行动不便的老人可以由子女早上送去、晚上接回。老人晚上可以与子女共享天伦之乐,减少了心理上的排斥感。对子女来说,把父母送到日托,可以减少心理上的负担。对于托老所来说,由于日托只需要负责解决午餐,规模很小,只需要准备简单的娱乐用品。  嵌入式是指未来在建设小区时可以把其中的一栋楼或者几栋楼设计成老年人专用的,辅以适合老年人使用的各种配套设施和医务室,让老人集中住宿。  而护理保险是指为那些因年老、疾病或伤残需要长期照顾的被保险人提供护理服务费用补偿的保险。这种保险产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是当时社会老龄化发展下的时代产物。目前,日本是护理保险开展较好的国家,他们要求40岁以上的人都要参加。  社科院心理研究所李娟主任认为,不管是369家庭还是普通的家庭,养老终的出路都应该由国家制定合理的政策、完善的制度,而不是单纯依靠“养儿防老”,同样,解决养老院进人的悖论同样需要政府、政策、制度,才能让八九十岁的人成为受养老院欢迎的人。(文中姜波、冯超为化名) ( 侯振威)

前一页[1][2][3]

混凝土整平机
捕鱼
年会策划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