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母爱的姿态

2018-11-07 10:38:57
母爱的姿态 次去广州,母亲坚持要与我同行。

她说,越是发达的城市,陷阱就越是多得数不胜数。

我拗不过她,只好另外帮她多买一张长途车票。

这是我生平次出远门,母亲连夜缝制了一个偌大的口袋,将所有繁琐陈杂的东西都一并装了进去。

仿佛,我这回去的不是广州,而是荒无人烟的岛屿。

车站离家很远。

因此,我和母亲很早就从村里动身了。

清晨的山路上,到处凝结着晶莹的露珠,无论我如何安慰,母亲都不肯把那个笨重的口袋给我。

她说,读书人平日不曾做过重活,倘若硬是逞强,非得累坏身子。

因而,我只能这么无奈而无助地看着她在漫漫山路上艰难前行。

累了,她卸下口袋,随地而坐。

可不到片刻,她又固执地站起身来,继续前行。

我背着松软的行李包,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注视着她一路上的起起坐坐。

候车厅里挤满了皮肤黝黑的打工仔。

母亲站在人群后面,大口喘着粗气,拼命擦汗。

检票前,一个站内的搬运工前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助?能让你们提早进站。

母亲开口便回,要不要钱?那人咧嘴笑笑说,便宜,十块钱!母亲冷漠地摇了摇头。

她坚持要用自己的劳力替我省下那微薄的十元钱。

人群中,我故意走得很慢很慢。

她的狼狈与艰辛,使我觉得万分羞愧。

人流从我的左右两边穿梭而过,我就这么苍茫地看着我的母亲,身负重物,踽踽前行。

她臃肿的身体在车厢里显得异常笨拙。

她将脸贴在洁净的车窗上四处搜寻,直到我缓缓进入她的视野,她才如释重负地坐了下去。

那是我一生中艰难的行程。

常年居于山野的母亲,由于车厢的动荡和先前过度的跋涉,终于晕车了。

她仰着苍白的脸躺在床上,细密的汗珠濡湿了脸庞。

临睡前,她一直吩咐我要看好行李。

半夜,我从梦中醒来,借窗外的月光凝视她的沧桑。

忽然,心里涌起了一阵莫名的狂风暴雨。

我坐在床上,低着头,不知所措。

母亲不知何时醒来,见我这般,竟惊慌着问,孩子,是不是你也晕车了?还是哪里不舒服? 我摇摇头,继续躺在床上,背对着她。

那一夜,我始终不能入眠,我期盼着时光能够快些,再快些,让这四十五个小时的行程在一瞬间结束,那么,我的母亲便能早早摆脱这类磨难。

到广州以后,我提议先帮她买回程车票。

她席地坐在售票厅门口等我。

我站在人群后面,手里紧紧攥着购买回程车票的钱。

偶然,回头看看,母亲是否又不舒服。

可我每次回头,都总能碰上母亲关切的眼神。

她的目光,始终未曾离开我的后背。

每次转身看她,她都会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以为我需要甚么帮助。

我微笑着摇摇头,她才心无牵挂地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